官方微博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 本月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头条 >

光大证券乌龙事件开庭 聚焦四大争议点

2018-11-25 18:11 - 织梦58 - 查看:
光大证券原战略投资部部长杨建波3月3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在法庭上,原告和被告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光大证.....

光大证券原战略投资部部长杨建波3月3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在法庭上,原告和被告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光大证券乌龙事件开庭 聚焦四大争议点

光大证券的错单交易是否属于内幕信息?

光大证券乌龙事件开庭 聚焦四大争议点

在杨建波起诉证监会的案件中,光大证券上午的错误交易是否构成内幕信息成为争论的焦点,这将直接影响证监会对杨建波的处罚是否有事实依据。

光大证券乌龙事件开庭 聚焦四大争议点

双方一致认为,光大证券在2013年8月16日11点5分进行ETF套利时,利用战略交易系统,以234亿元的巨额资金购买了180股ETF股票。实际营业额为72亿7000万元。然而,这个单一的错误是否可以构成内部人信息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根据被告人的说法,这里提到的内部信息分为期货和ETF。在期货部分,根据《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内幕信息是对期货交易价格产生重大影响的未披露信息。对于ETF部分,《证券法》明确涵盖了内幕信息范围内的所有证券。只要涉及内幕信息,内幕人员在发行、交易或者其他对证券价格有重大影响的内幕信息公布前,应当承担买卖证券的法律责任。光大证券的错误单笔交易可能影响投资者的判断,并对沪深300指数、180ETF、50ETF和股指期货合约产生重要影响。此信息处于未公布状态,属于内幕信息。

对此,原告认为,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内幕信息应当发生在特定的上市公司、发行人本身,而不是交易信息。证券法要求内幕信息具有显著性和未公开性。最重要的法律特征是与特定公司的联系。这三个特征构成了内幕信息。

被告答复说,《证券法》规定,证监会有权将影响证券或期货交易价格的交易信息确定为内幕信息。8月16日上午,光大证券由于系统误差造成的大宗交易信息可能对上深300指数和股指期货合约的价格产生重要影响。利息在14:22之前处于封闭状态,构成内幕信息。

媒体报道能否作为披露不正当交易信息的证据?

光大证券错单交易信息的发布时间问题,原告与被告存在较大争议。据原告称,错误订单交易的公布时间是2013年8月16日13点之前。据被告称,交易信息的披露时间是2013年8月16日的1422小时。

据被告透露,光大证券8月16日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临时信息披露。当天14:22,该披露公告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微博上被转载,证实光大证券当时将内部信息公开。

然而,原告认为,在16天,从11:44到13:7,大量的媒体报道了光大证券自营交易的70亿乌龙手指。国内主流媒体对错单交易金额进行了全面披露,说明光大证券的错单交易信息已于16日中午成为公众信息。

内幕信息披露是由上市公司通过一定的程序向市场披露的,而不是由一般媒体任意炒作。被告说,光大乌龙指数上午的报道没有得到光大证券公司的证实。当时的证券部长也在中午驳斥了这一说法,否认市场波动是由光大证券乌龙的指导造成的,市场投资者无法从矛盾的报告中了解到真实情况。

光大证券套期保值是否符合既定计划?

光大证券在8月16日下午进行的套期保值是按照公司最初的策略还是根据紧急情况临时部署?不同的结论会影响内幕交易的判断吗?

上午在A股市场交易72亿元人民币,因此需要在其他市场和产品进行操作,以规避早盘购买的风险。光大证券下午的交易行为是根据战略投资部的计划和安排,以及光大证券自营业务中防范交易风险的策略来进行的。原告认为,内幕交易不应被视为基于既定计划和合同的内幕交易。

对此,被告表示,光大证券上午事件是突发事件,而非事先安排的光大证券,被告没有禁止光大证券正常中性战略投资,光大证券没有披露信息,而是进行交易,这不是中立战略的实施。

法律并不禁止企业利用危险行为自救。被告认为,原告规避风险的法律途径是向公众通报早晨突发事件的具体原因,使社会和本人在操作前处于平等的信息地位。然而,在本案中,原告恰恰相反,利用了只有他自己的指导才具有的信息优势,在下午进行他所谓的紧急避难所。被告说。

杨建波在光大证券交易中扮演重要角色吗?

它不是决策者,对冲就是公司安排的执行,这就是为什么杨建波认为证监会惩罚自己太重的原因。在法庭上,原告建议杨建波负责8月16日下午的对冲交易,这是根据公司管理层的决定进行的。原告作为公司部门的负责人,自然有履行公司管理决定的义务。如果某人需要对错误的订单交易负责,负责人不是原告。

在答复中,被告指出,根据原告的交易记录、交易说明和光大证券会议纪要,当时的四位与会者证明原告不仅参加了决策会议,而且参加了后方的会议。ernon交易由原告提出并由原告执行。光大证券在早上发生紧急情况时,在战略投资部,原告是光大证券的核心,在整个事件中,证监会因此确定光大证券总裁为直接负责人,而原告是其他直接负责人。

原告说:作为光大证券的员工原告,是战略部部长,他根据公司的要求紧急安排对冲措施,并向公司高级经理报告应对风险的措施。原告履行职责属于违法行为,作为责任主体追究原告。它不符合行政处罚归责原则。